作者归档:余澍

给何香凝的信

(一九三七年六月二十五日) 香凝先生: 承赠笔,承赠画集,及《双清词草》[2],都收到了,十分感谢。没有什么奉答先生,惟有多做点工作,作为答谢厚意之物。先生的画,充满斗争之意,我虽不知画,也觉得好。 …

抗日民主与北方青年

(一九三七年五月十五日) 韦尔斯问:关于国共两党最近的和平谈判如何? 毛泽东答:谈判仍在进行。最主要的是两党共同政治纲领,这是两党合作的基础,如果没有共同遵守的政治纲领,则不能很好地合作。大纲的原则 …

中日问题与西安事变

——和史沫特莱[1]的谈话 (一九三七年三月一日) 史沫特莱问:共产党现在执行的统一战线政策,与你去年秋季跟斯诺记者所谈的,基本上有无改变? 毛泽东答:如果从基本上说来,是没有什么改变的。这表现在下列各点 …

给阎锡山的信

(一九三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) 百川副委员长勋鉴: 陕变[2]突起,事出非常。从电讯中知我公反对内战,有“共维大局”之语,至理名言,曷胜钦佩。敝方主张详删皓两电[3],抄陈台鉴。敝方为大局计,不主决裂,亦丝 …